当前位置: 首页 > 炸鱼块的家常做法 > >正文

80后创业的故事

时间:2019-03-17 来源:好豆菜谱大全
 

  是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其在任何经济发展时期任何国家都最具活力与挑战性。今天学习啦小编为大家整理了关于80后创业的的相关文章,希望对读者有所帮助启发。

  靠教人泡妞也能发财,你会相信吗?80后励志网讲述的这个创业故事,就是一家公司靠教人追女生的公司,一家年赚5000万的公司——北京魅动力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是巫家民(Tango)。

  “男人真的了解女人吗?”说这句话的是“坏男孩”创始人巫家民,中国出生,美国长大。28岁之前他干得最多的事情——把妹。

  对于这位被网友艳羡的约会高手,人们本能的希望一睹其面容,我们可以大致描绘一番:身高1米7,眉毛浓密;额头光亮,头发往上整齐梳理;笑露八齿,牙膏广告式的笑容。

  因“把妹”成网红

  巫家民是“约会”高手。他积累了丰厚的实战,比如他不建议把初次约会带女生去吃饭、逛街或者看电影,“看电影的三个小时你和女生完全没有交流的机会,吃东西其实也会不断地被等位、点菜、吃饭这些琐碎的事情把互动变得很间断。”这在他看来,这些对于增进双方的了解没有任何作用。

  在成为一名顶级的约会达人之前,巫家民曾与同学在纽约合办了一家信用卡数据处理公司,两年之后把公司以24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富国银行。他是小股东,拿到二十多万美元,时年25岁,他拿着这笔钱做了“男生喜欢做的事情”,从迈阿密、墨西哥坎昆到西班牙, 把全球的海滩派对都走了一遍。后来把路上跟各国美女邂逅的故事和照片发到网上,引来了不少男网友的膜拜。

  按照世俗的定义,这是“坏”的范畴。不过在此之前,他是不折不扣的好学生。本科于美国本科商学院常年前十五的印第安纳大学(Indiana University)凯莱商学院,在近3000名的学生中,毕业成绩排名全学院第一,获得金融、经济、和三个学位。当时的想法,一是读博走科研的道路、二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最终前者屈从于后者。

  巫家民的人生轨迹在2010年发生位移,回到北京在一家投资公司当董事长助理。当年博客尚未式微,巫分享了很多教男生怎样追女生和约会的常识,被很多网友誉为约会专家。加上彼时中国人口男女比例偏高的问题受到大众关注,《南方周末》、美国时代周刊、CNN、BBC、彭博社等上百家媒体轮番跟进。在那个自媒体尚不发达的年代,机构媒体的追捧瞬间将其捧红,拥趸甚众。巫选择了一条简单粗暴的变现路径——开讲座,收钱,帮男生脱单。3天的讲座收费7500元,7天的讲座收费16800元。如此断断续续三年,5个人每月可以有三四十万元的“兼职”收入。

  比赚钱更有价值的是,巫发现男生在恋爱上的困惑存在着共性。问题重复,类似于怎么聊天,约会去哪,为什么发短信不回,我该多久发一次短信。“如果认真把这些问题罗列下来,你会发现其实恋爱中的常见问题也就是那二三十个。”

  2013年6月,巫家民干脆辞了工作,创办了一家公司——坏男孩,教男生如何正确地追女生。从创立到2015年3月份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坏男孩”一直没有,依靠自滚动的现金流推动。

  这一点在其天使轮投资方,真顺基金合伙人李祝捷口中得到证实,他把稳定的现金流看成是投资“坏男孩”的其中因素。

  李祝捷当时通过坏男孩的客服找上巫家民,问他是否有融资和扩展的意愿。对于两位通过QQ找上门来的投资人,就像街头广告寻找有缘人一般不靠谱。巫本能的拒绝。两星期后,真顺基金的两位合伙人找到巫家民公司楼下咖啡厅,双方面聊,给出了很多战略上的建议,最终打消了巫的顾虑。

  真顺基金给“坏男孩”的“定价”是天使轮,500万元,数千万武汉市哪家医院能够治好癫痫病元估值。起初没人在意的项目在一个月后变得香喷喷,李祝捷一天内给巫家民安排了国内四个顶级VC合伙人,四人均有投资意向。巫最终选择了曾投资过聚美优品、积木盒子的郭佳女士,由其最新募资的人民币基金熙金资本领投坏男孩A轮数千万元人民币。真正击中巫的是郭佳对他所做事情的理解。当大多数人认为“追女生”是噱头时,郭佳却从人性需求的角度思考。她认为该项目找到了用户最深层次的痛点。“求不得,爱别离”是人最底层的痛,每个人都有情感需求和宣泄。当把追女生上升到这个高度时,其本身也就名正言顺的成了解决痛点的关键。

  求偶

  在中国,找到对象是一件幸运之事。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人口数据,136名80后男性对应的只有100名80后女性。按照社会学的研究,男性择偶困难时会愿意付出更多的求偶成本,当然也包括如何追求女孩。

  为女性消费实乃全球通用法则。巫家民列举了一组数据,美国男性排名前5的消费动机依次为:投资、、求偶、、博彩。显然,他从事的行业排名第三,属于男性高度愿意掏钱的主题。“男性为追求异性而产生消费这种事情是常识,不需要去论证。”这种常识就好比车展都把漂亮的女生和车放在一起,潜意识的告诉消费者:漂亮的女生与车是互相关联的。

  另一方面,围绕女性消费,已经衍生出了诸如明星衣橱、聚美优品、大姨吗、美柚以及一大批垂直社区和女性电商品牌,这些在男性世界却没有对应产品,而“把妹”成了男性最好的消费动机。这种消费不仅花在女生身上,同样在男生身上产生。“帮助用户追女生是我们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卖男装卖鲜花不是,因为谁都可以卖。”

  这个不起眼的市场隐藏着刚需和商机。巫家民透露,“坏男孩”过去一年的收入增长接近10倍,预期今年营收5000万,客单价800到1000元,处于可盈利的状态,正在进行股改前的审计,准备挂牌新三板。“大公司不会去抢这条赛道,不会绞杀你,创业公司没有我们多年的经验积累做不起来,这样的好处是不用烧钱,不用互相厮杀。”

  巫家民设想了五个盈利规划:

  一是在线教育,付费看课程。目前5000万的营收全部来自这里。

  二是IP()。像暴走、十万个这类红极一时的IP,也在通过变现。“坏男孩”可以通过养成类游戏变现,真顺基金合伙人孔毅正巧就是游戏业务方面的专家,给坏男孩带来了很多的行业资源。此外,目前坏男孩跟优酷、腾讯视频、搜狐视频等有视频栏目合作,运营了几个月下来,现在每周有超过200万的受众会关注他们的栏目。

  三是电商消费引导。追女生的过程实际上会产生大量的消费,包括男装、送鲜花和礼品、约会餐饮地点推荐等浅层消费,也包括酒店、情趣用品等深层次消费。如今,“坏男孩”已经开始接入京东到家,帮助用户进行鲜花导购。不过尚处在测试阶段,产品技术上的问题还有待改进升级。

  四是媒体。诸如男人装、花花公子面向的广告客户是高大上的知名品牌,这些品牌对互联网一直不太。但本质上这类杂志的做法是围绕美图和高逼格的生活,塑造男性的独特魅力。巫认为“坏男孩”对于互联网用户也拥有这种能力。

  五是在平台开秀场,在拥有大量男性用户之后通过直播变现,类似9158、YY的做法。

  “前提是在中国18到30岁这些男生中做出品牌来。”巫意识到所有的盈利设想,都将依托在用户数量以及对其品牌的认可程度上。从当下看来,“坏男孩”的营收全部来自在线教育,其它还在尝试。

  手指轻触屏幕,一张自拍合影将时间定格在2015年10月19日。画面中央是出席2015年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启动仪式的国务院,围绕在他身边三张青春要怎么为我女儿治疗癫痫呢?笑脸的主人,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创新创业者。

  2015年10月19日,拉勾网、36氪和天使汇三方宣布启动名为“创业三棱镜计划”的深度合作,目的是更好地服务创新、创业人群。当天上午,在中关村双创周现场接见了这三家企业的负责人。

  “据说我们是第一个和玩自拍的中国人。”36氪创始人刘成城难掩兴奋。也正因为这张难得的自拍照,让他和天使汇创始人兰宁羽、拉勾网创始人马德龙一起,将创新创业者的自信和阳光在互联网上快速传播。

  刘成城觉得,欣然和他们一起自拍,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都是80后的创新创业者,他们创业的领域都是“为创业者服务”。

  当现场向刘成城询问36氪的业务模式时,他回答,36氪从4年前就开始做创业服务平台,希望给创业者提供最好的产品与服务,2014年搭建私募股权融资平台,给创业者提供融资服务。“对此表示赞许,连称‘好,好,好’。”

  启动仪式上,将“双创”解读为让所有人都有机会在可能的条件下,去创业,去创新,旗帜鲜明地为创业创新者“站台”。

  而兰宁羽、马德龙、刘成城,则和其他青年创新创业者一起,用亲身经历告诉更多渴望创新创业的人,这是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这也是一个平等上升的通道,这更是一个社会正义的重要标志。

  3人之中,3W咖啡馆、拉勾网创始人马德龙是在半年内第二次见到。2015年5月7日,参观中关村创业大街时,就走进3W咖啡馆喝了一杯香草拿铁。马德龙为演示了一场跟投资人的“路演”,得到了的好评。

  从知名互联网主题咖啡馆的创始人,到创建互联网垂直招聘平台拉勾网,马德龙将自己的创新创业经验归结于“叩响新世界大门的好奇心”。

  2015年5月,北京邮电大学第七届创新实践成果展期间,毕业于该校专业的马德龙回到母校,以“好奇心伴我成长”为主题,与师弟师妹们分享了自己的成长历程。

  那场演讲听下来,马德龙地让这些同样渴望创新创业的北邮学子记住了他那与好奇心相关的3个故事。

  故事一是初入大学校园的农村孩子马德龙,仅仅因为对的好奇,就拿出半年生活费和室友合买了一台586电脑,虽然上不了网,却打开了人生的新世界。

  故事二是个别老师手中的“新生事物”手机,再次触发了马德龙的好奇心,他用大二暑假做了整整两个月的服务生,每天刷马桶、铺床单、擦地板,换来一部当时的“顶级”手机,感受到信息即时传递的欣喜若狂。

  故事三是有了前两个故事对好奇心的深度铺垫,大四毕业时,马德龙选择了当时并不受重视的互联网行业,在腾讯公司开始了自己创新创业的原始积累。

  时任北京邮电大学自动院分团委书记的王云红清晰地记得,当时马德龙是院学生会办公室主任,做事爱动脑子,敢创新。“印象中,他不放弃任何一个锻炼自己的机会,学院志愿者协会会旗和其他学院的院徽设计、校庆50周年学校宣传方案设计,他都带领团队积极参与。”王云红回忆说,当年在马德龙的带领下,学生会组织的很多活动都办成了品牌活动。

  2015年10月17日,马德龙和其他14位创新创业校友被母校“召回”,受聘成为首批创业导师。

  “创业导师将会通过创业者沙龙,面对面地与创业初期的学生进行交流,还可以通过创业公开课的形式,面向全体学生进行交流。”该校就业与创业指导中心主任王巧妹说,学校还会邀请马德龙等导师担任学生项目评审,手把手地帮助他们发展项目。

  在中关村核心位置——创业大街入口前广场,有一块7米宽、16米高,外观上相近于手机比例的户外屏幕,兰宁羽邢台羊癫疯医院都有哪些称之为“全球第一块为创业者设立的大屏幕”。

  在这块为初期创业者提供的园地里,将免费满足企业招聘人才、树立口碑、获取早期用户、建立行业影响、展示团队成员等需求。截至2014年12月底,天使汇已为近300个完成融资,融资总额超过30亿元,项目融资额度多集中在100万至500万元之间。

  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系的兰宁羽因其7次创业经历被人们所知晓。19岁时,一起音乐网让他成为“中国最年轻的首席执行官”,或许是此后在跨平台出版公司、机场广告营销公司、全球通信行业咨询等领域的一次次失败,一次次坚持让他找到了做“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这一新方向。

  本科和研究生先后就读于北京邮电大学通信工程专业和中科院计算机专业的刘成城,曾在2013年上榜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从高二逃学到中关村创业被家人追回,到大一时和同学一起组建Z-vip.com团购网站,帮大学生团购3C类设备,直到研究生阶段和一些志同道合的网友一起兼职筹备36氪网站(36kr.com)并于同年12月正式上线,刘成城终于找到了创业创新的感觉。

  后来的故事似乎和很多成功的创新创业故事不谋而合。

  100万元的天使投资起步,再加上经纬创投的A轮投资,让一个以博客起家的网站,成功转型为“服务”的线上融资平台。2013年5月,36氪获得中关村授予的“创新型孵化器”称号。截至2014年8月,36氪有认证创业者7243人、认证投资人976人,收录创业项目超过1.91万个。

  “他们对于服务的理解和模式的创新也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作为36氪旗下孵化器氪空间的首家入驻团队,fir.im公司联合创始人石争妍说,在36氪最新推出的融资平台上,公司挂牌融资约一周时间内就提前完成了众筹。

  刘成城认为,对于渴望创新创业的大学生而言,有三种特质十分重要,决断力、坚持和学习。“在未来非常不确定的时候,创业者必须要内心非常强大才有可能实现梦想。”刘成城经常这样鼓励自己的团队。

  一碗香喷喷的米粉,在四川南充人心中有道不完的情愫。对于粉哥、粉嫂而言,与之更有着难解之缘。2011年至今,这对80后夫妻在南充辗转开店,通过艰苦打拼,依靠自己独特的经营理念和勤劳的双手,让十余平方米的铺面成了食客经常光顾的小店。

  80后夫妻创业 不畏辛苦开“通宵粉”

  “粉哥,给我冒碗粉,外加一个油干。”2015年10月25日凌晨,市人民南路的一家粉馆依然灯火通明,前来吃粉的食客络绎不绝。这是一家通宵粉馆,老板便是80后夫妻黄韶浩及林薇。由于夫妇俩热情、健谈,与不少食客都成为了好朋友,大家都习惯亲切称呼他们为粉哥、粉嫂。

  此时,林薇正在粉馆的阁楼上休息,黄韶浩则与服务员一起守在店里。“老婆也休息不了多久,一会儿就要起床炒臊子了。”黄韶浩笑笑说,一开始,当听说他们准备开通宵粉馆,不少亲朋好友都劝诫他们:“开粉馆本就辛苦,何况是通宵粉馆,你们可要想清楚了!”然而,他们依然义无反顾选择了这条。

  “年轻人,怕什么辛苦!只要我们夫妻齐心,将生意做起来了,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黄韶浩说,这是老婆林薇当初回答所有人的话,让他十分感动。

  尝遍南充米粉 粉嫂冒粉三天手磨起茧

  黄韶浩是广东韶关人,出生于1985年的他,曾在家乡从事通讯行业工作。因为工作原因,他认识了聪明能干的南充姑娘林薇。二人很快坠入爱河结了婚,2010年,黄韶浩随妻子来到南充创业。

北京癫痫病专业医院

  做过蔬菜批发、服装销售、汽配品牌代理……夫妻二人一起探索创业之路,却“只有搞蔬菜批发那年,挣了十万块钱。”黄韶浩告诉记者,记得那时候,他们也是每天起早贪黑,进货发货,十分辛苦。后来,有亲戚提议合伙开粉馆,他们经过商量,试一试。

  “一开始,我们合伙在果山公园开,后来我和老婆就独自出来开店,相继转至西门坝街,人民南路。”黄韶浩说,为了学习技术,他和林薇吃遍了南充大大小小的粉馆,也学遍了南充粉馆。“冒粉三天,老婆右手手指就被磨破了皮,又生了很厚的茧。”黄韶浩说,林薇曾很少做家务,自从开了粉馆之后,做起来却样样不差。

  年入五十万欲走连锁路

  “记得第一次清洗肥肠,一百多斤的肥肠堆积成山,老婆戴着口罩一根一根地清洗,却仍被臭味熏得忍不住作呕,但她还是坚持下来了。”黄韶浩告诉记者,“说不辛苦是假的,但这就是一起吃苦的幸福吧!”

  “做生意,一定要舍得付出,贵在坚持。”黄韶浩说,最近两年竞争十分激烈,他们的粉馆经营曾举步维艰。但他与妻子都坚持下来了。“我们的经营理念是,哪怕提高成本,也一定要保证最优良的品质和口味。”黄韶浩说,他们的粉馆生意逐渐有了起色,除了卖粉之外,他们还新增加了稀饭包子、蒸饺、凉菜、套饭等,受到食客的喜爱。他们的付出也得到了收获,粉哥笑着说,2014年月均收入4万元左右,年入五十万元,这让他们感到辛苦是值得的,也是幸福的。

  对于未来,黄韶浩和林薇都希望能够探索出一条成功的米粉连锁之路,在做出高质量、好味道的同时,打造高端、精品“通宵粉”。

 

  看过80后创业的故事的人还看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